席腾华丨散文||站在船头听鸟语

作者:黄河原创文学微信号:huanghewenxue发表光阴 >2019-05-20


"大众平台 文学频道
作者简介
席腾华,网名:田野文化,1951年生,垣曲作家协会会员,垣曲县第十五届人大代表。一个生长在农村的老农夫。喜欢文学,喜欢在文字里寻找自已的空想,爱好怀梆戏。曾有《回忆父亲》、《大槐树下》、《警民情深》等发表于《科学导报》和《舜乡》等报刊。
去黄河小浪底库区,青底沟流域,闫家河景致区的大峡谷里看景,我最喜欢的便是站在船头,静听鸟的叫声。
在大峡谷的水面上,我乘坐着农家小船,站在船头,遥看四面的景致,东西两边是山。当然,山上有的是娇艳的花、婆娑的树、奇崛的岩石和各种小草,峡谷里有爽飒的风,天上有飘逸的云彩;山上的每一处景致都邑使我神迷;可是,让我最喜欢的还是听山里的鸟叫。
如果不在站在船头听鸟叫,随便找一片荒草地,躺在地上,耳朵贴着高空,静下心来,心灵贴紧山的脉搏,仔细的听上一听,还真有鸟的叫声。
山里面没有剧场里的美乐,鸟儿的叫声是我最爱听的,也是最美的语言,虽然我听不懂它的言语,可是,我就喜欢听它的叫声。
进入山里,分外是在黄河小浪底库区,闫家河的峡谷里最美的声音便是鸟叫了;我敢说不管是谁都爱听鸟的叫声,因为在这水域里,只要鸟的叫声水里的鱼儿爱听;只要山上娇艳的花儿、草儿、树林爱听;河谷里的风儿爱听;天上的白云爱听。在这里,鸟的美音永久叙述者动人的爱情。
站在船头,晒在金色的太阳光下,水手划动着双桨,伴跟着哗哗的水声,我唯一喜欢的是耗去大半天的光阴,去聆听山里各种鸟儿那嘈杂的交响曲。它咱咱们就像一个伴奏乐团,有钢琴声、手风琴声、小提琴声、胡琴声、甚至另有西洋琴的声音。总之,五花八门,各种乐器的音符串成一个曲子似的那么动人。
山里的鸟因为种类多,每种鸟的名字不但小时候我叫不上他咱咱们的名字,便是如今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,我依然不知道它咱咱们都叫什么名字。但是我爱听他咱咱们的叫声,一只叫着,另外一只接着,缠缠绵绵、重重复复、高一声低一句,即有透明的情意,又有爱的笑意。有一种鸟,他的背是绿的,肚子是白的,微红的小腿,小巧的红喙。在这山里就数它机动,我分外喜欢它那机动的体态,更喜欢它那满身的羽毛,真的我好喜欢它的样子。它咱咱们还喜欢成双成对,两个鸟儿互相依偎着、亲昵着、厮磨着、跳跃着、看着看着,我竟禁不住地笑了。船上的几个同伴,看了看我,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,我猜呢着,是不是他咱咱们在笑我傻呀!
知道不知道鸟儿叫什么名字,我想不关紧要,关键是听它的叫声好不好听。便是我知道鸟儿叫什么名字,叫得进去,鸟儿是听不懂的,它也不一定喜欢。鸟儿喜欢唱的歌,一样我也听不懂,其实听懂听不懂都一样。鸟儿是唱给来这里旅游的人听的;鸟儿是唱给鸟儿听的;是唱给这大山听的;是唱给山上的一草一木、娇艳的花儿听的;是唱给库区里的鱼儿、虾儿听的!
库区山上会唱歌的种种小鸟我叫不上它咱咱们的名字,可我认得山喜雀,它顽皮精灵,单单的一个不多见,一进去便是成群结队,我不说它到处撒野、吵闹。它的叫声不是那么动人,可它短促嘹亮,听起来散乱、急骤。虽说它给我的耳鼓里带不来好听的歌喉,但是,我觉得人生便是小时候那段是好时光,可是他流逝的太快,太恍惚,有谁能像山喜雀那样奢侈从容,天真喜乐;我觉得人类远没有鸟类的从容,当官的老是制作出那么多的桎梏,管着你,人呀人,乃是自然界最可悲的族类啊;山喜雀却不管这些,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总像一阵旋风似的,我觉得山喜雀度过的每一寸时光都是那么的欢畅,它咱咱们为了欢畅忙碌着。难得的是这大山里水域宽广,无有人烟,真真的是一个极乐世界,天高猛兽远,这里是鸟的世界!
农历,三月的阳光和煦,春风习习,过午之后,太阳偏西,靠西边的水域有了阴凉,山坡上的洋槐花开得正盛,小蜜蜂欢快地休息者,给这片山林带来了无穷的生机,咱咱咱们的游船靠了岸,六小我坐在山坡西边的洋槐树下,西斜的太阳光透过洋槐树的花丛,光线竟灵空得犹如喝醉了的月光,透着微醺,透着温柔,敛起那份耀眼的光彩,让咱咱咱们享用着洋槐树下这阴凉的美意!
库区的峡谷里静了,欢快的鸟儿乏了、困了,山林里一片寂静。
昨天整整下了一天的雨,潮湿的草地上透露出一股泥土的芳香,
山坡上的草绿了,咱咱咱们坐在树荫下,身上披一身斑驳的树影,耳旁一片寂静。就在这众鸟冷静傍边,突然,从山的东边传来了山鹰拍打翅膀的翱翔声,咱咱咱们抬头一看,两只山鹰在河谷里飞翔。它忽高忽低,忽远忽近,有山鹰在这里翱翔,它是鸟类的王,虽然没有听到它的叫声,可也给咱咱咱们沫浴在洋槐树的阴凉下聊天,增添了几分诗意。
咱咱咱们六小我在这洋槐树下闲聊着,没有了再进入库区水面上旅游的兴趣,便是想坐在这里听一听鸟的叫声。因为再过一会儿,天近黄昏,是鸟儿进巢歇息的光阴,它咱咱们确定还要歌唱一番。那时候百鸟朝凤,仙乐飘飘,鸟的鸣叫回荡在山与水之间;回旋在这峰峦间;飘荡在花草林木傍边。想到这里我说:“这闫家河的景致优美,峡谷中、水面上、林木间百鸟飞翔、歌唱,就在这美妙的清音中,如果能把这旅游业开拓起来,让世界的游人来这里听鸟的歌声;来这里享用大自然的奥妙,即敞开了他咱咱们的心灵,又增添了游人咱咱们的雅兴,多好呀”!
一名同伙说:“咱咱咱们能做些什么呢”?
和我同来的一名同伙说:“我愿做一只鸟,为搭客咱咱们歌唱!
[黄河原创文学]已经颠末过程国度网信办备案:运城网信备案L00031号
黄河原创文学 履行团队
特邀参谋: 张高陵 申大局 王士敏 张开生
本刊主编: 姚普俊
图文编辑: 谭瑞平
小说审编: 谭锐金 郭 英
散文审编: 李亚玲 彭盼兮
诗歌审编: 王秀娥 张玉霞
校园审编: 靳三涛
投稿邮箱: om
om
原创文学,便是这么令你喜欢!相干阅读席腾华  作品集
席腾华丨散文/家乡的麦香味
席腾华丨散文/梦断怀梆情
席腾华丨散文/哼小曲和放声高歌
席腾华丨小说/娘才是真正的庄稼人
席腾华丨小说/扶贫款
席腾华丨散文/我为“菖蒲”“银莲花”酒喝彩
席腾华丨小说/冬日的怀念
席腾华丨散文/慈母言传身教传家风
席腾华丨小说/太阳光下的农夫工
席腾华丨散文/那年学骑自行车
席腾华丨散文/情系黄土地
席腾华丨小小说/风雪中的祖孙情
席腾华丨散文/无恨诗韵
席腾华丨散文/卫氏宗祠
席腾华丨散文/再见了——北京
席腾华丨小小说/安老四的低保
席腾华丨散文/雪之情
席腾华丨散文/还是我的家乡美
席腾华丨散文/古城羊肉汤
席腾华丨散文/有钱没钱回家过年
席腾华丨散文/没见荤腥的年
席腾华丨大岁首年月一的饺子
席腾华丨散文/我不赌博——话赌博
席腾华丨散文/洗衣裳、剃头、洗澡过个干净年
席腾华丨散文/峪子河上的桥
席腾华丨散文/清明祭祖忆父亲
席腾华丨散文/春天的盼望
席腾华丨散文/一场春雨一场喜
席腾华丨散文/一场开棺斩子的正气歌
席腾华丨散文/火红的庙会 醇香的文化
席腾华丨散文||我记忆中的端午节习俗
席腾华丨散文||年近七十
席腾华丨散文||余晖中的荷香
席腾华丨散文||陈堡村梦之队的锣鼓
席腾华丨散文||大雪呀,千万不要挡住俺爸妈回家的路
席腾华丨散文||古城锅盔的传说
席腾华丨散文||晒太阳的白叟
席腾华丨散文||东原人的面食
【改革凋谢四十年征文】席腾华丨散文丨家乡那条路
席腾华丨散文||垣曲“炒粸”的传说
【改革凋谢四十年征文】席腾华丨散文丨山村巨变话改革
席腾华丨散文||青底沟流域散记
席腾华丨散文||性命的乐趣
席腾华丨散文||愿新的一年天天光辉
席腾华丨散文||家,我心灵的圣坛
席腾华丨诗歌||走进春天

存眷黄河原创文学微信"大众号,获得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联系咱咱咱们百度新闻标签云#统计代码
友情链接:孝感纪检监察网  思缘平面设计论坛  智能科技资讯网  论文发表网  中国泵阀新闻网  七叶植物网  电动汽车技术网  天达新闻网  河南省教育信息  机械制图基础知识网